鏡頭背後/法國反年改大罷工:癱瘓馬克宏政府的改革危機?

「法國罷工不稀奇,但這回的抗爭訴求…是什麼呢?」2019年12月5日,法國全國展開了以公務員與國營企業員工爲主力「反年金改革大罷工」。 圖/歐新社

【2019. 12. 06 法國】

法國反年改大罷工:癱瘓馬克宏政府的改革危機?

赖清德台中大车扫西屯出发 张廖万坚陷苦战喊抢救关键一席

「法國罷工不稀奇,但這回的抗爭訴求…是什麼呢?」2019年12月5日,法國全國展開了以公務員與國營企業員工爲主力「反年金改革大罷工」。根據法國內政部的數據,當日全國共有80萬人走上街頭;抗爭的工會方面更宣稱「響應抗爭的勞工超過150萬」,是法國繼「1995年11年大抗爭」後,近24年來最大規模的公務員示威。

法國本回的抗爭對象,針對的是總統馬克宏推動的「年金改革」——這也是馬克宏當年競選總統的核心政見。法國政府表示,當前的法國一共有「42組」機制不一的退休金系統,但由於各組的運作績效不一、且制度極其繁雜,「假若毫無改革作爲,到了2025年法國年金體系的結構虧損,就會陷入170億歐元的赤字無底洞。」

根據法國內政部的數據,當日全國共有80萬人走上街頭;抗爭的工會方面更宣稱「響應抗爭的勞工超過150萬」,是法國繼「1995年11年大抗爭」後,近24年來最大規模的公務員示威。 圖/法新社

《絕地求生M》日版實裝兔田佩克拉語音卡 招牌「哈↗哈↘笑」也聽得到!

如今的、你和我

鑑此,馬克宏政府纔打算提出「整合方案」,將所有退休金體系整合爲「統一的點數計算體系」,並以當前法定的62歲退休年限爲基礎,鼓勵勞工延後退休,「工作越老賺越多。」試圖延長年金破產的引爆點,並簡化官僚成本、一體化消弭年金體系之間的「特權優惠」。

然而相關改革做法,卻引發傳統工會與公務人員、國營事業僱員的反彈,之中又以交通運輸、消防、基層教育前線的公家僱員最爲憤怒,甚至平時站在前線參與鎮壓的「法國國家警察部隊」都有參與罷工(另一執法單位「法國國家憲兵」則因特殊年金地位不受影響,而沒有明顯反彈)。

改革派的意見認爲,當前的法國每年的年金支出,就以高達GDP的14%,是全球最高、負擔最沉重的國家之一。假若當前不即早改革,未來的法國遲早會被年金吃垮,除了預算結構將無法符合歐盟的舉債規範,「越老而越窮」的命運也將越難透過改革而翻身。

「顧路順便背法條」外送員考上警察四等考 正額錄取

目前的法國社會也正在觀望後續罷工與抗爭的進展,如果運輸交通的癱瘓或街頭的海量人數,能維持到下個星期二,累積的社會壓力或許將結合已大幅消退的「黃背心」遺緒,進而逼迫馬克宏政府提出重大讓步。 圖/法新社

林右昌:警報訊息有點小錯誤 國防部立即改正仍應支持

但質疑派的意見則認爲,年金系統是政府與僱主與勞工之間三方約定的社會契約,但馬克宏的改革只考慮到僱主與政府,「完全把勞工的人生當成屁!」政府寧可舉債爭取辦奧運、寧可砸大錢大搞歐洲建軍或法國太空軍,也不願多投資就業與年金系統,「對於基層國民殺雞取卵式的不義剝削,纔是人民火大的根本原因!」

反對派認爲,馬克宏的年改對策「對策態度模糊不清,計算方式複雜至極」,嘟嘟囔囔地老半天,民衆之知道:(1)退休門檻年齡將「變相延後」(2)原本的「年金優勢組」,像是國鐵員工、警察、律師、醫生、空服員…等,他們原本因高工時、高危險性的工作條件,而享有更優勢的提前退休與全額退休金條件,當前的「年金優勢」或將遭到衝擊、甚至大幅縮減。

不過像是法國《世界報》、《法新社》,以及英國的《路透社》與《金融時報》也都強調,當前馬克宏的年改方案還有「非常大的觀望空間」;執政當局也不斷透露「緩衝方案」,包括年金新制只對1963年次以後出生者?(2025年上路後時的屆齡退休者,意即不溯及既往)或者只適用於2025年薪入職場的「年金菜鳥」?但衍生的另外狀況,則又是「劫幼濟老」等世代結構問題。

當前的媒體輿論大多認爲:馬克宏與傳統工會之間,仍在繼續針對彼此的「懦夫博奕」。

當前的媒體輿論大多認爲:馬克宏與傳統工會之間,仍在繼續針對彼此的「懦夫博奕」。 圖/法新社

法國的傳統工會方面,早已受「入會成員越來越少、越來越老」的影響力問題所苦,像是這幾年的勞工法改革、以及定期的勞權抗爭,工會的號召能量與社會同情度也都每況愈下。到了「黃背心運動」中,傳統工會更是被嚴重邊緣化、棄如敝屣,甚至遭憤怒的草根民意指控成「沒用老套的工運老頭們」,因此年改一戰也就成爲了傳統工會領袖們,「無路可退的背水之戰。」

日本石川縣元旦遇規模7.6強震 學者推估每3千到4千年發生一次

但對於馬克宏來說,法國的經濟型態與勞動結構,已到了不得不改的「結構性問題」。而之中責牽扯的是對「政府職責」與「國家-公民角色」的原則認定,「法國上下都知道要改革,但沒人願意動手。」

目前的法國社會也正在觀望後續罷工與抗爭的進展,如果運輸交通的癱瘓或街頭的海量人數,能維持到下個星期二,累積的社會壓力或許將結合已大幅消退的「黃背心」遺緒,進而逼迫馬克宏政府提出重大讓步;但如果衍生的街頭鎮壓與暴力衝突過於激烈,或者是抗爭力量不如預期(雖然有首日80萬人上街,但與過往相比的整體參與數字卻是衰退),那麼工會的威信與號召力,也將越發難以阻擋馬克宏的動刀。

法國媒體表示,馬克宏目前正遭遇前總統席哈克,在1995年11月年改抗爭中的同樣難題。當年,在將近3個星期的「全國大癱瘓抗爭」下,席哈克政府選擇放棄改革、收回成命,此一案例也被視爲「法國工會近30年來最光榮的一刻」。

但直到席哈克於今年病逝爲止,法國的主流媒體與社會輿論,卻又反過頭來埋怨席哈克當年的討好,「放棄了改革…讓法國人錯失瞭解決年金問題的最佳時機。」

「放棄了改革…讓法國人錯失瞭解決年金問題的最佳時機。」 圖/法新社

張智倫缺席新北政見發表會 吳崢、邱臣遠:相當遺憾